• Aug 25, 2013

    关于清晨 - [白日梦]

    photo by minolta

    ------

    我好像是最近才认识到“一日之计在于晨”的真谛似的。这两天总是想着趁天还未亮的时去跑个步,却终是因为睡得太晚爬不起来而作罢。

     

    这个认识,大概来自于两方面。一是记忆。以前读书的时候,总有早自修,老师鼓励我们坚晨读。但年少气盛的自己总觉得要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静下来朗读或者背诵,好像那个时间点更能记东西。现在,到了一个奔三的年纪,却发现清晨的氛围中记忆力更好些,到了夜晚,胡思乱想的事儿一多,记忆就化成了一盘散沙。二是理想中的生活。二零一一年的时候换了工作,从早上九点钟上班变成了八点钟上班,而且必须赶着七点的班车上班,上了班车再睡个回笼觉。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在我需要六点多起床梳洗的时候,我才明白理想生活中的清晨是怎么样的。我应该,六点不到起来去晨跑,七点左右回来自己做个早点,煎个蛋或是做个松饼,七点半的时候可以一边用早餐一边看看早新闻,八点左右出门去上班,途中背个单词或者听个音乐。

     

    因为这个认识,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忆起许许多多关于清晨度的片段,所有的片段几乎都以晨跑开始。除却勉强起来睡眼惺忪的痛苦之外,其他的片段都以一个十分真实、温暖的姿态重现在一个又一个这样的夜晚。

     

    小学时候的晨跑,常常是老师指定家里住得相近的同学一起进行。地点自选,时间自然是只要赶得上上学就可以了。现在我每天早上去赶班车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经常看到各个年龄段的人在跑步。在我的定义中,天大亮的时候已经不能称之为“晨跑”了。那会儿,出门去与小伙伴们集合都要带个手电筒,这个点才是晨跑。去晨跑集合点的路上总是很安静,偶尔有几声狗吠,偶尔有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突地开过,抚慰着害怕黑暗的我。到了集合点,小伙伴们嘻嘻哈哈,打闹着跑完几公里。累坏了的男生常常直接四仰八叉倒在操场上呈现出一个个“大”字。这时候,天已经有一些亮了,我们就去买早点。粢饭糕呀、糯米糖饺呀、云吞呀,豆腐花呀,尽是印象中南方小镇上传统的早点。一些卖早点的阿姨大伯早已和我们这些小不点熟识,聊着吃着,看着碗里的云吞快吃尽了便会加一些给你。这早点吃得人胃舒坦,心也暖和。这时候天已全亮了,我们便回家收拾准备上学。

     

    初中的学校,离家稍微远了一点。我们那组小伙伴们所谓的“晨跑”变成了爬山。山不高,两百多米的海拔,却已是家乡最高的山了。也是摸黑起床去集合,然后一起爬山。小伙伴们来集合的时候通常每个人都会带两个大纯净水桶,下山的时候装满甜甜的山泉回家。那可真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了!山上有庙,家乡的人们大多是信佛的,小时候虽然啥也不懂只是跟着大人们撅屁股拜佛烧香,却也是积攒了一肚子的虔诚。我们爬上山的时候,和尚们大多刚刚结束早课,有时候我们会和他们一起吃斋饭。清清爽爽地白粥小菜,加上山顶清晨清清爽爽地空气,整个人都精神了。下山前,再看一眼家乡的全貌,再感慨下这美好的景致便心满意足地下山。

     

    高中读的是一个全封闭军事化管理的学校。晨跑自然是统一管理了。说是全封闭,晨跑的路径却是沿着学校外面跑一周。这是每一天,我们唯一接触学校以外空气的机会。学校在荒郊野外,晨跑见不到什么好玩的东西。有些枯燥。但还是有些印象深刻的东西。比如说,雨后的清晨,路边尽是扭动的蚯蚓,小伙伴们几乎都是一脚踩死一条,女生们的尖叫声那是此起彼伏。再比如说,看到暗恋的学长,本来跑累了的双腿就自觉加速起来,就感觉是这样就能“追”上他。等待那个背影,望着那个背影,追上那个背影偷偷回个头,几乎是那些清晨最美好的事物。跑完一圈回到校门口,广播里总是播着Secret Garden的纯音乐。还喘着气,还偷偷念叨着学长,听着这样的音乐,觉得整个清晨都是治愈的。

     

    到了大学,晨跑已经没有那么早,便也无甚清晨的味道了。而大学毕业以后到现在,这样令人回味的清晨就再也没有过。多半是赴了一个又一个与周公的约。其实我一直不喜欢晨跑,只是觉得真正起来了,与人互动了,呼吸了周遭早早的空气,奔跑了并且感觉不错。拥有这样的清晨让人舒心。

     

    这个夜晚挺美好,偶有蛙叫声,偶有凉风习,抬头看看星星也是有几颗的。一边回忆一边打着字,嘴角都是笑。这个时间睡下去,必定又看不到明天的清晨。但隐约觉得,理想中的清晨迈着小碎步一点一点回归了。或许哪一天,你会在天未亮的清晨看见我在跑步,和同在跑步的陌生人说“早安”,和卖早点的老伯说“明天见”。然后天就亮了,我一边吃着早点一边看着早新闻,随后出门上班。

     

    那么,晚安!

     

     

    2013/8/25 2:37

     

    By 某蓝

  • Jul 8, 2013

    三个梦魇 - [白日梦]



    昨晚在一整夜的梦魇中睡得东倒西歪,满头大汗。很久没有整夜都是噩梦。疲累又憔悴,像是经过一场战斗,这样的夜还不如不睡。

    一、
    我在开车,老板和同事在我车上。一开始还在比较正常的状态。渐渐就觉得越来越困,开着开着眼睛就闭上了,一个激灵又醒了,方向盘还握着,时速80,感觉越来越无法集中注意力。
    不停想要睡觉又极力保持清醒的感觉让我分不清到底是幻觉、梦境还是现实。 车子好像经过了一个又类似于轻轨轨道一样的东西,几次觉得轮胎会从那细细的轨道上掉下去却幸免于难。
    越来越害怕!于是对同事说换他来开。这时候终于换上了。我也松了口气。

    二、
    几个一直玩在一起的朋友说要来家里吃火锅。于是浩浩荡荡来了一批人马。弄各类配料,开开心心要吃的时候,我老板和同事来了,说是要在我家住下,汗。那么朋友们好像住不下了。我不能记得,究竟是先邀请的谁,和现实一样会有片刻失忆地感觉。
    最终火锅也没吃成。每次梦中都吃不成!

    三、
    F披头散发站在我面前。F又开始在朋友圈发东西。
    这时候醒来,摸到手机看时间,是三点多。实际他根本没有发东西。
    感到失望和厌恶。
    Love and caring, that will ruin you. 我想这是对的。


  • Aug 16, 2011

    丑小鸭 - [白日梦]

    by edence by G10 @外滩

    -------

    一直觉得自己是丑小鸭,变不成白天鹅的那种,因为有些记忆实在太清晰。

    幼儿园的时候,总是被一个女生欺负,她好像有长长的指甲,好像随时像猫一样会抓过来。所以对猫的畏惧追根溯源从那时就开始了?长大之后,暗暗觉得人善被人欺,于是总是时不时地也会露出尖牙廖爪。

    学前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男生。大家一起玩角色扮演的时候,这个男生永远是殿下,另外一个女生永远是皇后。我从来都不知道,她到底好在哪里,因为我从来只能扮演丫鬟。

    上初中的时候,有一节课讲了黄金分割。我兴奋地对同桌的男生说,我虽然不好看,可是我的五官好像是黄金分割也。同桌男生指着我哈哈大笑,说,你那是烂泥分割吧。我莫名地就被受伤了。

    高中时候的之后,好像没有这种类似的记忆了。或许身边的人都懂得了隐匿,都懂得了再背后暗暗指点。

     

    然而或许,丑小鸭是最好的伪装,最好的防备。只是有时候让人觉得有点伤心。

    男盆友说我又瘦了,几乎可以看到我背上的骨头,没有减肥也没有烦躁,那我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