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浑噩之中。好像心情憋闷了很久。

    乐评停止了。影评停止了。写作停止了。写诗停止了。学习停止了。写日记也倦怠了。时不时钻进“为什么活着”的牛角尖。盛夏,突然开始怕热。回到自己照顾自己的状态。比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好像多了点淡定也多了点慌乱。“淡定”与“慌乱”,其实看上去是一对那么矛盾的词语,却是可以平行的增长。

    昨天的时候,刚和别人说起,自己特别容易中邪。因为内心太混乱。像是装满了水的桶,稍微一晃动,溅湿的却是一大片。我其实努力在让自己的内心有条理一点。这样,写出来的文字不会太意识流到别人都看不懂。

    拍照的时候,喜欢找大色块做背景,人是小小的。总觉得这样才符合人类渺小的感觉。大片单调的颜色也更有想象的空间。从头至尾,都不喜欢框定自己思维的东西。

    这季日剧给我的深切感受是,我果然,还是喜欢热血和行侠仗义的东西。就像比起金庸更喜欢古龙,比起关东更喜欢关西。人情与牵绊,总是自己生活中最难以推脱的东西。

    我想,写诗要继续,我想要写得更娓娓道来一点。像是陈珊妮和方大同的感觉。慢慢地记叙脑海里的记忆与想法,只是抛开了当时的悲喜。

    下午时候觉得头痛,是不是太闷了呢。听Agalloch的时候觉得愈发的悲怆。我听到心中不安的小孩想要哭泣的声音,却缺乏理由。这样很不好。一天又一天,仿佛心脏的外壳可以变得越来越坚硬,却模糊到缺失了信任的理由。

    You said why it is difficult to trust people. I said why it is difficult to keep a promise. 我想要可以痛哭的力量。而它在哪里。

    ------------以上,给这个夜的唠叨。

  • 写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又想到了小8。“夜,无须伪装。”或许从是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眼睛渐渐适应黑暗的感觉。

    试镜。我想要的是concept和idea,是某些协会成员的品质值得怀疑还是我想错了呢。

    胶片。谁说倒退不是流行呢。还是说,我越来越怀旧了呢。

    看着地铁上一对对一对对,嬉笑怒骂的人们。我竟然心痛得想哭泣。每次一个人去医院,出来的时候都是一身的疲惫和寂寞。这周,真是病害的一周。或许自己也是非常非常不在状态上。

    总是觉得睡觉是在浪费生命。然而最近都是在很早的时间就觉得困了。睡了。梦了。醒了。记不得。所以才这么憎恶醒的那一刻。但是天亮是不会否定曾有过的夜。不记得是不代表不会再想起。就像现在,我想起了早晨做的梦,好像被圈养在动物园的草泥马咬住了手,我还记得那痛感。真是有够蹊跷。

    自己好像又到了没有支点的状态。虽然也能够行进但是每天都很踉跄。语无伦次。

    -------以上,写不完整的夜。

  • 这个晚上我一直反反复复听一个曲子。

    曲子像个长长的回忆。品不尽的茶水。很静。想起过去的美好与不美好,都像电影一样,每一个人,每一个细节从我脑海的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追逐到左边。

    我想到第一次听的时候,是放空的状态。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很像是,电影放映前,一瞬的黑暗,惶恐于眼睛适应不了的环境。然而越听越安心。

     

    从来都没有,可以安安静静听着你和我连续说话将近一小时却没有一句不耐烦。挂掉电话的那一刹那,我也觉得奇怪。或许有时候,自己的不耐烦也可以慢慢融化掉。改变得连自己都不知道。

    Diana f+的第一卷,只冲出5张,只有一张勉强能够看。所以不管是golden half还是小V还是canon g10都很想入手。Flickr上最近陆陆续续有片子被评为最爱,陆陆续续有一些留言。其实我是随意拍但却是刻意得表达。这一切都来得让人有些小窃喜。慢慢放弃想要入单反的愿望。Anyway, selfportrait is not easy either.

    有想一些topic,但是提纲还没列好。我怕没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可以一个一个写下来。堆积在那里,都不知道努力的动力在哪里。

    这一季的日剧,难看得让我想哭泣。等全部结束了再一一道来。

     

    上班下班的路上,是反复听着王菲的《我爱雀斑》,自从《乘客》以来第二首我反复去听的翻唱。越是听上去从容的歌,为什么越是让人抑郁。她的歌,总是不会在辞藻上花太多功夫,简单的词语反复吟唱。反复,或许正是应了病入膏肓这种词汇。一曲哀伤,红了眼眶。

     

    -----------------以上,给内心安定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