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天即使到最后没有活动。但是觉得似乎心情还是满格的。我是说,如果有玩过小时候那种电子宠物的亲们肯定会知道我的意思。

    如果说,心情可以用格数来衡量的话。如果说,满格是5格的话。那么你的心情现在是几格。某蓝的话。首先,很累,先扣一格。其次,在该睡觉的时间没有睡意,再扣一格。再次,被一些话恶心到了,再扣一格。我是说,那些文绉绉的话,不应该放在文章里面作秀么。最后,在我想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停机了。好吧,那么现在只剩下一格了。如果再用三国杀的思维去考虑的话。我已经很有可能被秒掉了。囧。

    吃不准哪些人会喜欢牌类游戏,哪些人不喜欢。只是或许两方都会存在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会喜欢”和“为什么会不喜欢”。也不知道哪些人愿意来了解我却不懂我,哪些人没有来了解过我我却想靠近。“不知道”,中庸却是最好用的推脱之词。

    不了解也罢,有些东西,写出来了,也就发泄了。每当这个时候,都会想起潘潘。每天都坚持抒发感情的孩子。这样,或许在纸面以外会开心很多。

    喜欢用经济学去衡量一些东西。怎么说,自己都是学经济的。但是如果感情可以用经济学来解释的话,怎么说明它才比较好。有付出才有回报?先考虑收益,再考虑是否投入?规模经济?帕累托效应?

    好像每一个都可以说得头头是道。只是太现实也太残忍了。

    我不明白自己,很杂。

     

    -----------------以上,碎碎念给这个时辰还没睡的亲们。今晚听的是Diefenbach,不忙的话明天放上来。

  • 这个时辰。我又有点害怕。但是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我常常不知道标题应该取什么。码字的时候,总是最头痛取题目。如果《无题一》、《无题二》、《无题三》这样该有多好。但是如果有主题,就定是要有一个与之相关的题目。

    所以,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写一篇文章。一直都是絮絮叨叨。

    昨天去ENO看现场的时候。我想了很多东西。说不定,说不定文字、音乐、摄影、绘画、电影这些种种当中,最矫情的其实是文字,虚妄又自我。在我的想象中,总是有一幅画面,但是我不会画画也不懂摄影。在我试着用文字一点一点去描绘的时候,总觉得词穷和底蕴的不够。拿高中时候与现在码字的状态比较。那时候,整个三年未完成的主题也就只有2个。现在,完成的主题大概一个手的手指头都不到。我很惭愧。不是说,到底要做到怎样才够。只是自己对自己的责任没有尽到。

    看完《噬魂师》以后,觉得自己跟里面的阿修罗挺像的。很多时候恐惧的是想象中的事情,于是不敢向前不肯投入。如果现在硬要我说一两个害怕的事情。其一是放空的状态,这种状态就是想想就寒毛战栗,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放空的时候,都感觉心脏支持不下去。再每次回想这种感觉,都觉得很恐惧。然而这种状态最近出现的频率很高。其二是被排除在外。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妄想纵观全局。但是每个人都不得不进入到某个阵营里面,然后与其他人一起排斥和诋毁其他阵营的人。中立的结果,是被排除在外。或许是心理阴影也说不定。我总是会想起学前班的时候,其他小朋友跟我说“我不跟你玩”;总会想起初中时候,明明是我最好的朋友,却成了别人最好的朋友。现在想到MAX,心里也是麻木的。

    烦躁。

    昨天喝多了的时候,神经有点小兴奋,是完全无所顾忌放开的状态。与现在落差很大。不知道是不是总是在落差之间痛苦,所以总梦到从高处跌落呢。我不知道。

    突然发现,人的观念会变。“不知道”,这句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却从来没变过。还真是中庸与明哲保身的态度啊。

     

     

    ---------------------以上。给这个跌落谷底的凌晨。

  • 又一个不眠夜。连续之第四个。胃痛睡不着。

    3号的晚上。因为学生时代最后一天的到来而紧张,其实12点就睡了,早上却是4点就醒了。

    4号的晚上。本来想早点睡,种种原因折腾到11点半。手机恢复了出场设置,一直在担心是不是没闹闹钟。结果担心得睡不着。

    5号的晚上。很累,胃很痛,早早躺下了。周公捉弄我,给了我一个非常逼真的噩梦。梦中,从被绑架人手里仓皇逃出的自己第一个想联系的就是MAX。但是手机不见了。我找不到你。这种感觉让我十分惶恐。我找不到你。或许这是个该死的预示!!惊醒的自己想给你打电话,但是惊恐中好像手机真的不见了一样。我和这个世界失去了牵连。第一次觉得这种恐惧这么真实。

    这个晚上。是的现在还算晚上吧。被胃痛又折磨醒了。上网乱逛。看到你的相册更新了。好像潜意识里。自己总在CHECK你的相册是不是更新了。看那些片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超出自己心理承受了。好想哭好想哭。好想吐。但是我什么都不能。方大同温暖的声音。想起小王子。我们好像下班之前还在讨论哭的事情。其实我什么时候才能这么不任性什么时候才能听听别人的话。

    Of course我心里只有小树洞,of course我总是在自卑与绝望的自负挣扎,一点都不美好。负面情绪太多。“飘渺”与“向日葵”,之于自己永远是未完成。什么时候能够努力一点,让他们成为自己想象中的最完美。

    我想不通了想不通了,或许自己的结果会很惨,或许之于自己的后果一开始就有点像飞蛾扑火。或许的或许,经过许多之后,我会重新回复淡定与普通,接下来便是像杜拉斯笔下的自己一样像叙述别人的故事一样缓缓到来自己的过去。已经流干的泪,已经消耗光的情感。只有记忆,通过那支笔。。

    --------------以上,种种乱说,给这第四个不眠夜。给或许永远不会看这些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