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3, 2008

    沈 渊 - [白日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lenhere-logs/19621623.html

    沈 渊 

    文:helenhere



    题记:遇见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我只知道,自从他走了以后,我从

    一个恐惧掉进了另一个恐惧,一个让我不能动的恐惧。



    我曾对宝宝说,我就像个菟丝子,没有了东西依靠,就无法生存。那时候,我以

    为我爱他,我爱上了那个只有我能叫他“宝宝”的男孩子。对,男孩子。那时

    候,我是个女孩子。我们还太年轻,年轻到随便就能张口说我爱你。我只是习惯

    了宝宝,只是喜欢这种优先权。



    后来,我对自己说,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所以没有依靠,我一样可以生活。

    事实是,一路的诚惶诚恐,一路的战战兢兢。没有旁人的我,就不是我。没有可

    以牵着手一起走路的人,就觉得不安全。没有可以一起进食堂的人,就不要吃

    饭。



    后来的后来,我就碰到了一个叫沈渊的男人。那是个有个自己铺子的男人。铺子

    里面卖各种各样可以做首饰的石头。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他告诉我,紫水晶为学

    业和事业祁福,粉水晶带来桃花运,茶水晶可以使身体健康,白水晶可以使家庭

    幸福……那些,或许是销售的伎俩我却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温和的声音,因为那

    种莫名的安全感。



    那时候,我20岁,他32岁。整整12年的差距,却没有代沟。最初的对话,是以名

    字开始的。他告诉我,他叫沈渊,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告诉他,我对他说,

    请叫我小蓝。之后的很多次,他都问过我,而我,始终没有回答他。对,我不信

    任。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



    他告诉我,他以前是个水手,喜欢拍照片。海上有海盗,法国很漂亮,海上的生

    活很辛苦。他说他还没有结婚。他说他开这个卖石头的铺子,希望可以锻炼自己

    的口才。他说,这个铺子要是开不下去,他就去做出租车司机。我们什么都聊,

    聊琐碎的生活,聊学习,聊感情,或者是什么都不说。



    于是,有一段时间,我会经常去那个铺子看看,聊聊。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似乎

    喜欢上他了,因为一周之内没有去过一次,就会心情很差,而真的见到他,却又

    很尴尬。会脸红。



    我常常不敢看他的眼睛,常常在他面前脸红。而脸红的原因,似乎每一个都能被

    他看透。这样的感觉,有些恐惧,有些微妙,有些欲罢不能。他就像菟丝子重新

    缠上的一颗植物,然而干涸的不是植物,却是菟丝子。



    他请我吃冰淇淋,他不收我买玛瑙戒指的钱,他总说没什么事情就多坐一会儿再

    回去,他总要求我说上海话,因为我想学,却不敢说。我对他说,我找不到合适

    的男朋友,我对他说,我每天都很无聊,我对他说,我想学日语想学吉他。我在

    他的铺子里听歌、看书、或者无聊发呆。我不知道这样的我,从他身上得到了什

    么。些许的安全感么,还是其他什么呢,我不明白。



    直到后来,我不敢再踏进那个铺子。害怕,菟丝子不是汲取了植物的生命力,却

    反而颓败,或许是搞错了方向,或许是搞错了对象。



    再后来,一个假期以后,他的铺子不见了。然后菟丝子活了,颓败地活着。他不

    是我梦里的那个男人,当然不会是。



    某一天,走在路上的时候,我随手接了张传单的时候,看到了许久不见的他——

    沈渊。是的,他在发传单,他的铺子搬走了,他听从我的建议,在淘宝上开了小

    店。然后他给了我一些传单叫我帮忙发。

    我说:“好咯,会的帮侬发额!”(好的,我会帮你发的)

    他说:“侬现在上海矮窝刚了老好额嘛!”(你现在上海话讲的很好嘛)

    我说:“哦,是伐,呵呵,再会。”

    我楞了一下,他也楞了一下,原来我已经可以无意识地讲很流利的上海话了。而

    对他的感觉,也很淡了。像那种后摇给我的感觉,淡淡的,意味深长的,隐藏在

    身体深处的疼痛。一点点,不很挠人,却很难过。



    最后,2007年的11月11日,MSN上,他发给我消息“光棍节快乐!”。我说,

    “同乐”。其实我知道,这个时候的他,不认识我,只是群发罢了。无聊的单身

    的人们,都会做的群发,这种无聊的事情。



    然后,今天突然看到当初买的一串付了钱的蓝纹石。想起了这个叫沈渊的男人。

    据他说,蓝纹石带在身上,可以预防感冒。而带上这串石头后的没多久,我就因

    为感冒而引发了一连串的病,一个学期的病。至今,耿耿于怀。

     

     

    分享到:

    评论

  • 可能他也是你生命中匆匆走过的另一个"沈渊"吧.但至少你们还会是很好的朋友
  • 那个她 不是前面那个女孩
  • 我曾经以为我知道什么是爱 知道怎么分别爱与喜欢的区别
    于是对一个女孩说 我喜欢你 非常接近爱 我以为这就是爱
    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我的爱是赤裸裸的占有 而喜欢仅仅是喜欢
    尽管它非常接近于爱 后来她离我远去 最终我也没有对这个我唯一爱过的人说过“我爱你” 后来就是理性的回归 我发现喜欢也可以上升为爱 我相信我最终会找到的
    回复神龙摆尾说:
    额..那个女的是小不点还是徐?
    2008-04-24 19: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