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9, 2009

    那年夏天 宁静的海。。我还没有听完关于珊妮的所有 - [听曲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lenhere-logs/36775020.html

    一直想写写陈珊妮

    昨天下了她所有的专辑

    开始喜欢她,是04的那张《后来我们都哭了》,后来我真的哭了

    然后是08的《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再然后听了04的《拜金小姐》

    今天听的是94《华盛顿砍刀樱桃树》

    只听了这些,94到04,跨越了10年。感觉珊妮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双陈记。

    如果说,94时的她是纯粹,是无厘头。那么04以后的她,是冷感。

    用没有温度的冷感的声音,心痛了每一个夜晚。

    不是声嘶力竭,也不是孱弱无力,她用很饱和的声音唱着冷感的音符。

    原来疼痛还可以这样,我这么想着。

    10年,有时候或许真的足以分裂出另一个自己了。

    我还没听完她的全部,我还不了解。等听完了全部再写一篇。

    我只是涂紫色的指甲油

    我只是把你从我的特别好友中抹去 因为知道你不会来看了

    我只是看着你在线上 却不知道说什么 不敢说什么

    我只是没有安全感 也找不到安全感

    我只是觉得每一个水瓶都遭透了

    我只是觉得我更像巨蟹了

    我只是不想做什么事情 我只是想出行

    我只是有点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