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0, 2009

    文字最矫情与某蓝其实是阿修罗 - [白日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elenhere-logs/42656748.html

    这个时辰。我又有点害怕。但是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我常常不知道标题应该取什么。码字的时候,总是最头痛取题目。如果《无题一》、《无题二》、《无题三》这样该有多好。但是如果有主题,就定是要有一个与之相关的题目。

    所以,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写一篇文章。一直都是絮絮叨叨。

    昨天去ENO看现场的时候。我想了很多东西。说不定,说不定文字、音乐、摄影、绘画、电影这些种种当中,最矫情的其实是文字,虚妄又自我。在我的想象中,总是有一幅画面,但是我不会画画也不懂摄影。在我试着用文字一点一点去描绘的时候,总觉得词穷和底蕴的不够。拿高中时候与现在码字的状态比较。那时候,整个三年未完成的主题也就只有2个。现在,完成的主题大概一个手的手指头都不到。我很惭愧。不是说,到底要做到怎样才够。只是自己对自己的责任没有尽到。

    看完《噬魂师》以后,觉得自己跟里面的阿修罗挺像的。很多时候恐惧的是想象中的事情,于是不敢向前不肯投入。如果现在硬要我说一两个害怕的事情。其一是放空的状态,这种状态就是想想就寒毛战栗,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放空的时候,都感觉心脏支持不下去。再每次回想这种感觉,都觉得很恐惧。然而这种状态最近出现的频率很高。其二是被排除在外。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妄想纵观全局。但是每个人都不得不进入到某个阵营里面,然后与其他人一起排斥和诋毁其他阵营的人。中立的结果,是被排除在外。或许是心理阴影也说不定。我总是会想起学前班的时候,其他小朋友跟我说“我不跟你玩”;总会想起初中时候,明明是我最好的朋友,却成了别人最好的朋友。现在想到MAX,心里也是麻木的。

    烦躁。

    昨天喝多了的时候,神经有点小兴奋,是完全无所顾忌放开的状态。与现在落差很大。不知道是不是总是在落差之间痛苦,所以总梦到从高处跌落呢。我不知道。

    突然发现,人的观念会变。“不知道”,这句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却从来没变过。还真是中庸与明哲保身的态度啊。

     

     

    ---------------------以上。给这个跌落谷底的凌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反胸无大志 Jul 20, 2011

    评论

  • 人在小时候的经历有时候会影响他一生对事物的看法。你是这样,我也是这样。
    “向日葵”和“缥缈”我想这是两个人:那么问题就是你心里选的是谁?而谁又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回复放开那位小姐说:
    一个是常常梦到的人,一个是自己塑造出来的人物。并没什么可以参照的东西。我现在是没有任何选择的麻木状态。
    2009-07-27 00:35:28
  • 文字这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有时候是看不明白,有时候是不想看明白。你这个日志太散了,说明你心里也很乱。要不就理一理,要不直接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