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8, 2010

    落荒的白天 - [拍照片]

    photo by 某蓝 | minolta x700 | AGFA 400

    ---

    叉700在我手上的最后一卷,过了很久才去冲。

    白色加白色。这让我想起一个又一个落荒的白天。那么难熬。

    你不在的每一天,亦是如此。我躺在沙发上,看着有点灰蓝的天上,云朵一点一点地飘过去。

    感觉时间过得那么慢那么慢。

     

    7天,做了7天噩梦。其实经常做噩梦,自从看了盗梦空间以后,总是觉得梦境中有侵入者。梦中梦的比率也增加了。

    心理暗示真不是个好东西。

     

    从争吵到认同,与人相处经常会变成这样的一个过程。有些人气场合不来。

    谢谢智齿,我认为是合得来的人至少,听我抱怨了这么久。

     

    白天那么长,什么时候到夜黑,于是我又可以见到你?

     

     

  • photo by 某蓝 | minolta x700 | AGFA400

    ---

    骚锐大厨师之所以成为骚锐大厨师。是因为。

    有一天,我和Susie和CC去这家日本料理店吃饭,吃着吃着就与他们的大厨师相谈甚欢。

    于是乎,我就问他,你有豆瓣么。(对不起。。我十三了。)

    于是乎,这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大厨师笑眯眯地说,有一点儿有一点儿。

    于是乎,我们都笑了。

    再后来,这位大厨师就忘记给我们旁边一桌吃客收钱,急急忙忙就追了出去。。。黑线!

    此后,我们就美其名曰“骚锐大厨的店”了

     

     

  • Aug 13, 2010

    our life is untitled - [拍照片]

    photo by 某蓝 | minolta x700 | AGFA 400

    ---

    有点久的照片冲出来。好怀念。拍照吃东西然后疲累的一天又一天。

    突然好想吃甜甜圈。

    每一个周末,只是知道要出去。不知道是什么主题。就像untitled。

    卖小星星衣服的掌柜,我还记得是叫小小橘子。你还问她有没有豆瓣。哈哈哈!